yiwu commerce

近日,大型纺织服装企业频现倒闭潮,令这一上下游产业链就业人口高达1.7亿,曾经占据中国出口半壁江山的支柱行业再次触动国人焦灼的神经。
受中国纺织服装生产企业倒闭潮的影响,全国各地正在上演一大批服装品牌店倒闭潮,包括波司登、利郎、百丽、佐丹奴、安踏、九牧王、七匹狼等。(附品牌关店最新最全名单)
2015年破产倒闭知名纺织服装企业最新名单
9月6日,拥有6家分公司的温州市庄吉集团正式宣告破产。据庄吉一位高层透露,该事件或致银行产生300多亿坏账。目前,集团5000名员工正在静静地等待破产处理结果。
8月22日,曾经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总资产超20亿的浙江红剑集团有限公司正式停产。1000多名员工上街讨要被拖欠三个月的工资。
8月19日,拥有400名员工的广东省惠州市的福绩(惠州)纺织综合厂老板跑路,员工聚集于工厂门口,希望能拿到自己的血汗钱。
7月31日,华东纺织大厂宝利嘉老板跑路,5000名员工突然失去赖以谋生的工作。
2015年5月底,亚洲最大的牛仔布工厂,鼎盛时期员工高达10000人的山东兰雁集团因负债25亿元破产。
2015年5月22日,曝出曾获联想注资、范冰冰代言的维斯凯服装倒闭,老板卷款跑路,5000名员工失业。
5月18日,2002年全国民营企业500强,总资产10亿元的绍兴印染大佬五洋印染破产。据悉,该公司下属7家子公司,拥有员工2000余人。
5月1日,曾经员工数量逾10000人的东莞厚宏制衣厂老板跑路。员工上街讨要两月工资和经济补偿金,当地政府出动1500警力维护秩序。
4月20日,拥有2000多名员工,李宁、特步核心供应商雅纶制衣因逆市扩张而资金链断裂,老板至今不知去向。
而在纺织聚集的绍兴、汕头、长乐、东莞等地,破产倒闭的中小纺织服装企业更是不计其数。
中国纺织服装业死于内忧外患
作为吸纳就业人口最多,对中国改革开放实现资本积累贡献最大的纺织服装业竟然落到这步田地,的确是令人不甚唏嘘。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国纺织服装业的倒下是多种不利因素累积的结果。
应该说,这一波危机肇始于08年的4万亿。据一些纺织企业老板回忆,本来2008年纺织服装行业已经出现经济危机,多数企业准备收缩产能并裁减员工。但由于“4万亿”的经济刺激计划出台,从2009年下半年开始,纺织服装行业的生意异常火爆,2010年棉花价格从1万/吨涨到3万/吨,无数行业企业一夜暴富。在市场的短暂繁荣和银行的推动之下,行业掀起了一波疯狂的产能扩张。
某些地方政府顺势打造纺织服装产业聚焦区,怂恿纺织服装企业扩建新厂购置新机。不料,到2012年“4万亿”经济刺激药力消退,很多企业订单大幅下滑,花费上千万一台购置的天价进口设备处于闲置状态。加上库存棉花价格剧降,很多纺织企业前两年赚的钱瞬间归零。
与此同时,08年新劳动法出台后,中国的人工成本在短短五年内翻了一倍多。由于纺织服装业是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企业,人工成本上涨给企业经营带来了无法想象的压力。
特别是近两年,由于国内各项成本激增,许多外资企业已经大规模的转移到南亚和东南亚地区。最为著名的包括阿迪达斯、耐克、优衣库、无印良品、青山商事、利丰、东京STYLE、Honeys等,这些公司正加速把订单转移到东南亚。
此外,由于中国纺纱行业设备落后,运营成本高昴,目前50支以下的低端市场份额已经被东南亚、印度、孟加拉等国蚕食。而100支以上的高端产品市场则被日本、德国、意大利把持。前后夹击之下,纺织服装行业早已溃不成军。
1.7亿就业人口,多少人能幸存?
1978年改革开放伊始,中国十亿人口,城镇人口仅占1亿,但城镇就业形势极为严峻。当时的政府高瞻远瞩,将纺织服装业列为中国发展经济的支柱产业,大力支持纺织服装出口创汇企业。为了支持纺织服装业的发展,中国政府甚至宁愿忍受美国瞪鼻子上脸地指责中国人权状态,也要争取更多的出口配额。
为何政府如此重视纺织服装行业?这是因为这个行业在吸纳就业人口方面具有无与伦比的优势。据统计,每亿元固定资产投资,纺织业可吸纳1876人,而服装业则可吸纳4464人。而全国工业每亿元投资吸纳就业的平均数仅为903人。2007年,中国纺织服装业上下游产业链吸纳的就业总人口高达1.7亿,当之无愧地成为稳定就业的定海神针。
在解放前,上海纺织厂一名工人的工资大概是15-30大洋,而当时民国县长的工资也才20大洋。 可见解放前纺织工人的地位有多高!
此外,从长远看,纺织服装是人类最基本的需求之一,是一个永恒的行业,绝非媒体误导的夕阳产业。
近年来,中国的纺织服装企业在人工成本、土地成本、环保成本及税负等越来越高,甚至已经超过了美国,大有将纺织服装等劳动密集型企业赶尽杀绝之势。
中国15亿人口,对纺织服装的需求极为巨大,将如此在的消费市场拱手让出,实在是令人百思不解。
如今,在东南亚和欧美等竞争对手的前后阻击下,中国的纺织服装业在2015年上半年首次出现了负增长。随着纺织服装产业加速撤离中国和大量企业破产倒闭,下半年的数据肯定会更差。
对于中国的纺织服装行业和企业老板而言,未来两年的行业洗牌和人生跌宕将很惨烈。至于这1.7亿的就业人口,究竟有几千万人将提前数月回家过年,只有天知道!
2015年,曾经占据中国出口半壁江山的大型纺织服装企业频现倒闭潮,已经产生了毁灭性的的连锁反应,倒闭潮席卷纺织业销售终端实体店,正在全国各地上演一大批服装品牌店倒闭潮。
一边是Zara、优衣库、无印良品等品牌加速扩张布局,雅戈尔、报喜鸟、美邦等服装企业热火朝天忙投资忙并购忙转型,安踏上半年狂收51亿创下公司历史最高水平,茵曼等互联网品牌到线下开店抢夺市场份额,而另一边,却是无数的服装品牌欲哭无泪,深陷关店狂潮。曾经的的旗舰店变成吆喝声不断的折扣店,或是彻底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To Be Or Not To Be?成为众多服装企业老板们每天不得不面临的纠结抉择。
虽说关店潮早几年就持续存在,不是今年的新现象,但是从上半年的情况来看,动辄上千的关店数字,还是着实让人瞠目。本平台选取了一部分服装企业近期的关店数据,简单罗列出一份不算齐全的服装品牌店铺阵亡名单。2015的服装行业,用一半火焰一半海水来形容,倒是十分贴切。
1.波司登:大举关掉5053家门店 净利润创上市以来新低
净利润:据其7月28日公布的截至2015年3月31日的年报数据显示,上一财年波司登营收为62 .93亿元,同比下滑23 .61%;而净利润更同比大跌81.01%,至1.32亿元。
关店数:截至今年3月31日,波司登零售网点为6599家,同比减少了高达5053家,其中自营零售点减少1296家、第三方经销商经营的零售网点减少3757家。
个案评论:一是传统的“品牌+批发”经营模式不仅导致产品市场适应性低,还增加了企业的管理成本,导致企业毛利率下降;二是电子商务的发展、消费者消费习惯的改变,使得一些缺乏竞争力的实体门店业绩表现不佳,不得不关店。
2.利郎:上半年关店15家 依旧去库存化
净利润:截至2015年上半年,利郎净利润增加 11.6%至人民币 2.77 亿元。盈利增长乃来自营业额的增长以及毛利率扩张。期內营业额上升 9.0%至人民币11.88 亿元。
关店数:截至2015年上半年,利郎店铺数量共 3,080 家。期內,旗下品牌「LILANZ」店数目净减少 15 家至 2,768 家。
个案评论:受互联网对零售业的冲击,去年一年,利郎关闭了一些低效店,是利郎战略的一部分。关店是为了转型升级,经销商也需要转型升级。
3.百丽:门店规模下降 一季度零售网点减少167家
净利润及关店数:百丽国际最新公布本财政年度第一季度(3月至5月)零售营运数据显示,这家中国最大的鞋履生产和零售公司在内地零售网点数目净减少167家,而其鞋类业务销售同比下降7.8%。此前,门店规模一直是百丽国际的优势所在。
个案评论:在市场饱和、成本上涨、电商持续性冲击等诸多因素的共同掣肘下,女鞋品牌单纯走规模化、拼产能降成本的粗放式发展模式已经行不通。
4.佐丹奴:去年关店190家 溢利同比降近四成
净利润:2014年关190家,净利润大幅下降38%休闲服装品牌佐丹奴3日发布2014年业绩报告称,公司销售额为55.45亿港元,较2013年的58.48亿港元下降9%,净利润大幅下降38%,至4.08亿港元。
关店数:截止去年底,门店数为2452间,较去年减少190间。
个案评论:服装企业进行关店将产生大量库存,消化库存势必会影响公司业绩,这也正成了企业销售额及毛利不佳表现的一项重要原因。
5.安踏:下半年关店40家至140家
净利润:截至2015年6月30日,安踏营收达到51.1亿元,同比增长24%;净利润同比增长20.2%,为9.65亿元。
关店数:对于下半年的开(关)店计划,预计今年底安踏店铺数目为7200家到7300家,也就是说下半年安踏可能在上半年7340家店铺的基础上关店40家至140家。
个案评论:安踏一直在调整自己的商业模式,转型意图很明显,传统业务增长疲弱,寻求新市场增长点,是安踏的战略发展方向之一。
6.步森股份:多元业务的发展拖累主营业务门店半年减少近百家
净利润:在2011年上市后,业绩就直转而下。在2011年净利润为5283万元,2012年为4016万元,而2013年大幅下滑至606万元,2014年更是巨亏1.03亿,资产减值损失高达4000万,是2013年的近4倍。
关店数:去年上半年门店减少近百家。
个案评论:主营业务低迷之外,步森实行“外延式多元化”发展战略,如开设小额贷款公司,投资证券公司,在诸暨投资开发房地产,在四川投资水泥厂等,这些多元化投资对步森集团的发展似乎助力并不大。
7.艾格:净减236个亏损百货专柜
净利润:中国收入因欧元走弱而大幅增长11.7%至2.149亿欧元,撇除汇率影响后同店销售跌0.8%。
关店数:中国市场经过2014财年净减236个亏损百货专柜后,剩2,886个销售点。今年集团将减慢中国百货专柜的关店速度。
个案评论:服装企业受电商冲击,再加之租金的增长,使得关闭业绩不好的店面成为了及时止损的选择。
8.九牧王:高不成低不就遭遇尴尬 上半年关店134家
净利润:上半年收入9.71亿元,同比下滑16.6%;净利润2.04亿元,同比下滑超过30%。
关店数:应对国内服装消费的持续低迷,公司今年初曾确定的全年关店目标是50家至100家,而到今年上半年已经关了134家。
个案评论:硬挺着不降价很难卖出量,一旦降价又支撑不了高额广告费,就会削弱品牌影响力,更与普通品牌没什么差别了,这就是这些正装品牌目前的困局。
9.七匹狼:净减少519家门店,转型后业绩下滑并未好转
净利润:公司营收11.3亿元,增长10.42%;净利润1.11亿元,同比跌26.28%。
关店数:去年上半年七匹狼共拥有终端门店3155家,截至目前为2636家,净减少519家门店。
个案评论:实际上,七匹狼年初已由“纯实业”转型为“实业+投资”的运营方式,但业绩下滑并未扭转。国内经济新常态下,当传统服装行业无法抵挡外部环境的冲击时,闭店是减少成本的最好选择。
来源:长润 鸣金网

Posted by neville mars / 1.9 years ago / 537 hits

Nodes